通脉降压素新闻摘要返回> 

通化金马毒胶囊后遗症 8.6亿元亏损难以填平_39健康网_资讯

更新时间:2020-07-07 02:10:02

  编者按:自2000年7月1日胶囊质量标准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控制标准,至今年4月“毒胶囊”事件引发的大面积冲击波,12年形成的监管体系被一颗“毒胶囊”击穿。透过“毒胶囊”事件,人们看到了部分药企的无良、监管的无能、通脉降压素产业存在的严重问题以及相互之间的逻辑性。更现实的问题是,“毒胶囊”事件之后,通脉降压素产业能否向着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5月15日,通化金马集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集团旗下涉毒胶囊仍在持续召回中,不仅涉毒胶囊的药品被查封停产,其他胶囊通脉降压素也完全停工,仍在等待药监部门的检测结果。此时据央视首次曝光通化金马涉毒胶囊问题已经整整一个月。

  4月25日曝光4个批次的问题胶囊之后,通化金马曾用“因公司原胶囊供应商生产紧张,2019年5月临时从浙江新昌县卓康胶囊有限公司购进100万粒胶囊,全部用于上述四个批次清热通淋胶囊和断血流胶囊生产”来辩解,而后的5月8日,通化金马又有批号为2019年度吉林省大中型国企评比中其综合经济指标全省第一,再到成为A股上市公司,通化金马的故事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开始。

  2000年,原本只占总股本9.41%的公司第四大股东—三利化工,经过一番眼花缭乱的收购,以超过原大股东通化市二道江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0.14%的微弱优势,坐上了通化金马第一大股东的宝座,三利化工的代表人物闫永明则于同年4月进入了公司的董事会,随后又在5月迅速成为通化金马的董事长。

  2000年9月1日,通化金马以国内药业市场中创纪录的3.18亿元天价从芜湖张恒春药业有限公司手中买下了被称为“壮阳药”的“奇圣胶囊”及生产技术,壮阳药亦不负众望,2000年公司创下了净利润2.42亿元的历史纪录。2001年10月闫永明辞去了董事长的职务,而其他三位董事也先后退出了董事会,身为第一大股东在上市公司董事会中却没有一席之地,制造了股市的一桩奇事。

  也就在此时,2001年通化金马的净利润也从上年的2.42亿元一下子变成亏损5.84亿元,事后经过调查,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闫永明所控制的三利化工通过各种方式,共从通化金马套取高达10.8亿元的巨款。2002年4月29日,吉林省公安厅对公司前董事长闫永明涉嫌职务侵占犯罪进行立案侦查,2005年警方向国际刑警组织申请发布了对闫永明的红色通报,并与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就此案开展合作。

  直到2009年12月,通化金马才收到吉林省公安厅、财政厅返还公司原董事长闫永明侵占款及利息1936.1万元,尚不足其卷走的百分之二。

  2002年,为了挽救这家企业,通化市永信投资有限公司入股通化金马,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是此后发展也是举步维艰。2003年,在巨亏1.94亿元之后,通化金马戴上ST的帽子。2005年4月5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对其股票交易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ST通金马”改为“*ST通金”。2006年,通化金马股改完成,但之后的业绩仍然不乐观。公司年报显示,2008年至2019年,除2009年净利润实现增长外,其余年份均出现下滑。而2009年净利润实现增长,还是源于返还闫永明侵占款的1936.1万元。

  2019年年报显示,通化金马净利润仅实现1124.14万元,同比下降6.47%,刚刚发布的一季报成绩更显示通化金马今年出师不利: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3.59万元,同比下降42.58%。这个在1999年就盈利高达8134万元、2000年更是赢得净利润2.42亿元的药厂,十年岁月早已抹去其昔日荣光。

  安邦咨询医疗行业研究员边晨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老牌上市公司通化金马只能排在药企第三梯队,在边晨光看来,历史包袱、研发缺失、同质化竞争都使得通化金马未来的发展举步维艰,而通化金马胶囊药比例偏大,改成片剂等也不容易。

  通化金马董秘贾伟林曾对媒体表示,公司的净利都用于弥补9亿元的历史亏损,目前,通化金马仍有8.6亿元的窟窿等着去填。

  主业利润稀薄被边缘化

  另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通化金马一直在多种经营,主业没有受到足够重视,亦是此次通化金马出事的原因之一。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通化金马1997年上市时的招股说明书,当时通化金马旗下设有两家全资子公司,一家是通化神源药业有限公司,另一家是通化金马洗煤有限公司。招股说明书还显示,公司“主营:中西原料药及制品,生物化学制剂;兼营:房地产开发、房屋装修、装潢、洗煤”。

  据2019年年报显示,2008年10月6日通化金马与通化深鑫煤炭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探矿权转让协议书,以1600万元受让通化深鑫公司持有的吉林省浑江煤田头道沟外围详查探矿权,涉足能源行业。

  此外,通化金马对长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有长期股权投资,还对通化市都得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通化金星食品有限公司、通化双龙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金马通脉降压素有限公司、通化旺达房地产有限公司等有长期股权投资。

  2019年年报显示,根据长春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决定按0.20元/股(含税)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红利,通化金马2019年年末持有其5100万股,本期取得投资收益1020万元。同年通化金马的净利润才1100多万元。而其全资子公司通化神源药业有限公司,2019年末总资产 75235738.25 元,净资产-62315616.41 元,营业收入 19586440.97 元,净利润 -8024504.58 元。

  在通化这个拥有60多家药企的山城,通化金马所遭遇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主业利润的稀薄,让公司在日常管理和监督方面有所缺失。

  年报显示,目前除了国有法人通化市永信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外,第二大股东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持有1.78%的股份,排名前十的机构、个人持股比例都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中投顾问通脉降压素行业研究员刘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9年通化金马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8.14711亿元,实现利润总额1640.77万元,目前通化金马占公司销售收入44.68%的胶囊生产车间已被查封。剔除股价溢价部分价值,从销售收入及取缔厂区数量、投入广告费用等方面考虑,和蜀中制药、修正药业相比,通化金马遭受的影响要大些。

(责任编辑:廖颖瑶)

通脉降压素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